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驻伊美军公开反美武装领导人部分日记被疑有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时尚

驻伊美军公开反美武装领导人部分日记 被疑有假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2007年11月初,驻伊拉克美军曾经对“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在巴格

驻伊美军公开反美武装领导人部分日记 被疑有假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2007年11月初,驻伊拉克美军曾经对“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在巴格达的一个秘密据点展开突袭行动。虽然在那次行动中没有抓获任何反美武装成员,却获得了更有价值的“战利品”——反美武装领导人的一本日记。近,美国军方公布了这本日记的部分内容,试图证明“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等反美武装在伊拉克正面临严重困境。驻伊美军毫不掩饰地表示,之所以公开这些日记,就是要以它们为武器,对“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和其他反美武装展开 “心理战”。

“我手下仅剩20名战士” ——伊拉克反美武装领导人日记(节选)

文阿布·塔里克编译陶蹊

2007年10月15日:

从600人到20亾

我叫阿布·塔里克,是“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在拉辛和马沙达地区的领导人。我的部下原先有将近600人,但在所谓的“伊斯兰军”——其实是“圣战”的逃兵——和其他知名组织的影响下,他们纷纷退出,一些人还加入了“逃兵”的行列。自那之后,情况越来越糟糕。如今,我的手下仅剩20名战士,或许还不到这个数。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将一些车辆转移到另外一个地区(穆萨纳省),那里由我们的兄弟×××(注:基于军事行动的需要,美国军方隐去了日记中提及的部分“ 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成员的名字,本文中用×××代替)驻守。

我们的兄弟×××和×××知道很多我们缴获、买卖车辆的情况,譬如:

1.在摩苏尔出售了一辆六轮卡车,我们已经收到了部分货款;

2.×××替我们在萨克拉维耶的汽车销售商那里卖了两辆卡车,他给了我们一万美元定金,但是还欠我们一万美元的货款;

3.另外一辆卡车价值25000美元,还在提克里特某个人手中,我们的兄弟×××认识这个人。

2007年10月21日至22日:

将我们的武器要回来

×××和他的兄弟×××手中有一挺BKC7.62毫米口径的机枪、弹药及其他一些武器,这些武器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的兄弟×××知道这个情况。此外,×××手中有2000枚C5火箭,还有一支RPG-9型火箭筒,但他拒绝将这些武器交给我们。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鉴于目前的局势,尤其是“觉醒委员会”开始反对我们,我们必须继续同他接触,将我们的武器要回来。

我们的兄弟×××手中的武器和弹药也是属于我们的,他有30箱子弹,还有4挺BKC机枪。

兄弟们,我将只提及忠于我们的事业、在我们需要他们的时候能够与我们站在一起的战士们的名字。以后,我会提及叛徒们的名字,等时机成熟了,他们将会受到惩罚。

2007年10月24日:

16名战士重创敌亾

现在仅有寥寥几个部族支持我们,譬如××部族的成员们。他们被“觉醒委员会”的成员包围,即便如此,也不放弃对我们的支持。××和××部族的成员们也是如此。

我们成功地对“逃兵”们的住所和据点进行了袭击,打死打伤了很多人。不仅烧毁了他们的一些车辆,还缴获了一些车辆和武器,沉重打击了他们的士气。要知道,参与这次袭击的只有16名战士,而不是敌人所夸大的150人。

2007年10月28日:

不能让叛徒活得轻松

我要求你们坚决不要放过“逃兵”和叛徒们,因为这些人就像存活于“圣战”运动肌体内的肿瘤。我们不要对他们有任何怜悯之心,即便他们加入了伊拉克政府军,或是带领他们的家人逃到了某个秘密处所,我们也不能让他们活得轻松。

亲爱的兄弟们,我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伊拉克伊斯兰国”已经取得了许多成就,譬如为××地区的伊拉克人民提供了饮用水、电力以及农业上的帮助。我们被曾经参与“圣战”的一些“兄弟”欺骗了,他们背叛了我们,因此,我们不能对他们仁慈。他们要么弃暗投明——重新回归“伊拉克伊斯兰国”这边,要么等待着终被我们消灭。

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个背叛了我们、失去了我们信任的家族的名字,那就是××家族。我们曾经认为他们是非常、忠诚的“圣战”战士,后来却发现他们不过是伪君子、骗子、叛徒,是随风倒的“墙头草”。,他们公开与我们撕破了脸,当我们前去袭击××地区的“觉醒委员会”时,他们封锁了道路,阻止我们的行动。

我曾经统帅过5个营,以下是关于它们的信息:

1.“雷拉特·卡德尔烈士”营。该营的负责人是×××(目前正在狱中),手下曾经有300名战士。他们拥有非常精良的武器装备,包括37辆汽车,曾经给侵略者及其追随者以有力的打击。但是后来,这个营的绝大多数人都背叛了我们,加入了“觉醒委员会”,仅剩下数量很少的战士继续战斗,一些人被打死了,另外一些人被捕。这个营的战士数量曾经仅次于“阿布·海德尔·安萨里”营,现在只剩下10个人。

2.“阿布·海德尔·安萨里”营。该营的负责人是×××,却是这个营的个叛徒。在“觉醒”运动开始前的一个月他就逃跑了,我们至今不知道他躲在何处。毫无疑问,他曾经向我们提供的绝大多数情报都是谎言。这个营曾经有200 名战士,配备了非常好的武器。自从该营的负责人×××叛逃后,战士的人数急剧减少到16人,只剩下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人后来被逮捕,另一人受伤。离开这个营的那些战士都加入了“觉醒委员会”。

3.“胡德海法·伊本·亚曼”营。该营的负责人是×××,总人数大约是60人。他们都是真正虔诚的信仰者,给了侵略者及其追随者以沉重打击。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停止活动了,既因为他们本人目前的(不利)状况,也因为他们家庭的状况。

4.“阿赫瓦勒”营。该营的大部分成员都是无赖、拉帮结派者和没有信仰的人。其中坏的一个名叫×××,是该营的个叛徒。他先逃到了叙利亚,后来又从叙利亚返回,加入了叛徒们的行列。除了×××和他的几个儿子,该营的其他成员也纷纷作鸟兽散。曾经掌管该营军械的人叫×××,他手里还有3挺BKC机枪和两支狙击步枪。他说,已经将其中一支狙击步枪归还给它原来的主人了,我将尽快把他手中的其他武器要回来。

5.“穆罕默德·本·穆斯林马赫”营。该营的负责人是“烈士”×××,他被来自“伊斯兰军”的叛徒们杀害了,侵略者的直升机也是帮凶,他们还破坏了我们的一些车辆和武器。该营的一些战士变节了,尤其是那些来自××部族的人,其中包括×××,他现在已经成了“觉醒委员会”的一名官员。还有一些战士携带着武器逃到了迪亚拉等省,然后就像×××一样“消失”了。×××手中有一支狙击步枪,他的兄弟则有一挺BKC机枪。

技术组:该组的成员是×××和他的几个儿子,他们至今仍同×××一道与我们并肩战斗。不过,近×××受伤了。

防空组:该组如今只剩下一名成员×××,他愿意与我们并肩战斗到。他手中有3块还能用的电池、5具C5火箭发射器和一门23毫米口径的机关炮。

参考辞典

“觉醒委员会”

2007年下半年,由于不满“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经常袭击平民目标等行为,巴格达和伊拉克北部一些地区的逊尼派民众,纷纷成立了名为“觉醒委员会”的团体,在美国的资金支持下,与驻伊美军和伊拉克政府军共同打击“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不少曾经的反美武装成员也加入了这些团体。驻伊美军称,目前伊拉克共有约300个此类组织,成员超过7万人,对改善伊拉克的安全局势发挥了积极作用。

相关报道

反美武装日记真伪尚存疑问

2007年底以来,驻伊美军先后公布了“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成员的两本日记和一封书信。美军称,这些日记和书信均是在对该组织进行“清剿”的过程中缴获的,其中记述的内容都反映了“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在伊拉克江河日下的窘境,在逊尼派民众的“觉醒”运动开始之后,反美武装的日子更是一天不如一天。驻伊美军毫不掩饰地表示,之所以公开这些日记和信件,就是要以它们为武器,对“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和其他反美武装展开“心理战”。“公布这些故事非常重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军军官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我坚信,其中透露出的信息与这场战争中实实在在的武器一样重要……我们不愿意在‘心理战’中输给‘基地’组织。”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日记和书信的真伪目前还未得到第三方证实。为了探究美军公布的那本日记是否真的出自“ 阿布·塔里克”之手,《华盛顿邮报》驻伊拉克对此人进行了调查。

调查显示,在驻伊美军关押的伊拉克人中,确有一人名叫“阿布·塔里克”,但美军认为,那并非他的真实姓名,他也不是那本日记的主人。据巴格达北部一位名叫曼苏尔·阿比德·萨利姆的部族长老透露,“阿布·塔里克”确有其人,他是伊拉克的一名“合法宗教”,管理着北到塔季、南至拜莱德的广大地区。萨利姆说,“觉醒委员会”武装人员近曾与“ 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成员在拜莱德等地区发生冲突,“觉醒委员会”在战斗中缴获了20份宗教法令,它们都由“阿布·塔里克”签署,下令将俘虏的一些人处以死刑,其中包括伊拉克警察和政府军士兵。依据萨利姆的说法,“阿布·塔里克”近逃到了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而驻伊美军和伊拉克政府军已经联手,在那里展开了代号为“凤凰幻影”的大规模军事行动。

(:慕坚)

交流区

彩库宝典
可以退分的捕鱼游戏
悬臂吊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