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保障房易进难出制约二次分配

2019年05月17日 栏目:生活

保障房"易进难出"制约二次分配深圳前海针对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企业推出的商业性办公用地T201- 0078地块通过一次竞价的方式成功出让,

保障房"易进难出"制约二次分配

深圳前海针对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企业推出的商业性办公用地T201- 0078地块通过一次竞价的方式成功出让,终,华润置地有限公司以109亿元的价格,拿下该地块。

日前在广东、山东、黑龙江等地调研发现,在大规模建设保障房的同时,地方政府注重分配环节的公平与透明,并在保证供应的基础上,适当降低保障房的申请门槛,让更多的低收入群体改善居住条件。但与此同时,申请人在收入提高后,多不愿主动退还保障房,给基层管理工作提出了挑战。

注重审核公开摇号

公平分配是保障性住房的 生命线 。经过多年的实践,不少地区在保障房分配环节积累了一些经验,机制日趋成熟。

一是注重资格审核。

了解到,山东省济南市开发应用了 住房保障审核管理系统 ,建立了集审核条件、工作和审批质量 三位一体 的电子审核管理模式。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住房保障处处长贾萌介绍,通过信息化系统,保障房申请资料能否通过审核,不是由某个工作人员说了算,而是由电脑说了算。系统还将工作人员的退件率、出错率、工作量和工作质量,与其个人的年终考评、绩效考核相挂钩,既提高了审核人员的心,又提高了审核的准确率。

根据济南市的规定,申请廉租房的家庭,其成员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要低于16642元,家庭夫妻双方年龄合并计算,应满75周岁,单亲家庭申请人年龄应满40周岁,单身家庭申请人年龄应满45周岁。 这些规定都是硬杠杠,如果申请人的年龄达不到要求,或者收入高于规定标准,系统会自动发出提示预警,在进行资格审查时通不过。 贾萌说。

二是分配环节阳光化。

为确保摇号选房公平透明,济南市采取人性化分组,孤老、残疾等特困群体优先摇号选房,确保困难的群众得到保障。同时,参与电脑摇号的嘉宾全部由申请家庭代表担任,保证了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每一个核准申请人都有一个选房顺序号,并全部公示公开,打消了很多申请家庭担忧选房时没有自己的顾虑,且防止出现重复摇号情况的发生。 贾萌说。

每年的选房工作都是房管局忙的时候,市区两级住房保障处室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要全天靠在选房现场。 贾萌介绍, 为做到公开摇号,济南市房管局邀请监察局、公证处、媒体和市民代表及其他相关部门现场参与,每次选房都全程进行现场录像,并在选房室和候选室同时直播,让整个选房过程一目了然,所有选房家庭都能亲眼见证和进行监督。

降低申请门槛

广东省去年出台规定,暂停新建经济适用住房,其供应对象纳入公租房供应范围,住房保障范围和覆盖面进一步扩大,由过去主要针对城镇低收入家庭的住房保障,扩大到覆盖城镇低收入、中等偏下收入、新就业无房职工和外来务工人员等不同收入群体的住房保障。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综合处处长杨瑛介绍,从2008年开始,广州通过街道调查登记,发现全市有77177户符合保障条件,之后全部建档,用4年的时间新建、购买经适房,目前这7万多住户已经全部解决。而在新规定出台后,广州将公租房的申请门槛从年收入9000多元提高到15800元左右,根据市场需求,广州2013年预计推出保障房8000余套,另新增发放公共租赁住房补贴1500户。通过 租补分离 的方式进行保障房供应,所有被保障的对象参与轮候,轮候时间一般不超出5年。

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局长刘胜凯认为,保障房如果门槛太严,会将许多住房困难家庭,尤其是新就业职工、外来务工人员挡在门外。2012年底,济南市公租房 准入门槛 大幅降低,取消了收入和户籍的限制,放宽了住房困难和申请人年龄,符合外来务工、新就业大学生等 夹心层 的实际需求,使更多的住房困难群众能够有资格申请保障房。

按照济南市的新规定,年满25周岁的外来单身职工可申请成套公租房,这提高了外来职工的申请积极性,申请人数大大增加。政策放宽后,公租房申请户增加了近3000户,公租房申请者已增至9000户。截至去年底,参与试点分配的17个公租房项目共计6110套(间)全部分配到户,出现了 叫好又叫座 的局面。2013年,济南市公租房建设任务在继续完成去年续建2万余套的基础上,新开工公租房1.5万套。

保障房申请人 易进难出

保障对象因住房、经济状况发生变化,不再符合相应保障条件时,应当退出保障房。但在接受采访时,一些基层干部坦言,在分配工作不断完善的同时,保障房的退出工作面临难题,制约了对新申请人的二次分配。

保障房退出难,一方面是出于人性化的考虑。

广州今年5月颁布了《广州市公共租赁住房保障制度实施办法(试行)》,规定将对领取租赁补贴的住房保障家庭,进行每3年审查一次的定期年审,经核定不符合保障条件的家庭取消保障资格。 但在实施中,还要考虑政治问题和社会影响。 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住房管理处处长何剑虹说, 目前,广州已经有超过8万套保障性住房开始陆续投入市场。而有的家庭,随着入住之后经济条件改善,收入超出了保障范围,但幅度有限,而且也仍然很贫困,如果强行清退,我们自己都于心不忍,他自己当然更不愿退出,还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

保障房退出难,还源于居住者的实际收入难以核实。

黑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住房保障处副处长张秉伦说,保障房建设5年来,后续管理也将逐渐成为工作的重点,对达不到廉租补贴标准的住户提高租金等办法也曾被纳入考虑,但运行起来有困难,目前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有的自己买了房子仍然住着保障房,有的人没有正式工作拿低保证,但在夜市中摆摊,收入难以核实。 此外,随着保障房数量越来越多,管理任务越来越重,黑龙江省多数市县没有专业管理结构和队伍,专职管理人员严重不足,很多地方对廉租房管理等没有经验,一系列的管理机制尚在摸索当中。

广州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陈琳建议,应建立起省市的社保、税务、房地产及民政部门的信息共享机制,保障房管理部门可以更好监察住户的全部家庭成员的收入变化和家庭结构改变。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肖礼钦说,如果实行房源并轨,廉租房和公租房没有房源、租金之分,政府对住户按照实际情况进行分档补贴,保障房退出难的情况或许能有所改善。

不锈钢复合管栏杆
苹果苗
美国月子中心